查看: 123|回复: 0

黄盖湖晚霞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3-6 09:13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:苦仔


      又遇落霞。
      在黄盖湖镇的远方的远方。
      茕茕(qióng)一人。
      但回眸。
      天空被三色所洇染——从我头顶始,由微暗的蓝色逐渐渐变为赤红,后又转变为淡紫色,再向下,所有的色彩被一根黑色线条所遏止,消逝在远方——朦朦胧胧,摄人旧情。远处地平线,是残霞的落脚点。
      我领略霞的风韵。
      还在黄盖湖镇。
      倘若愁绪萦怀,就在那处处都有的黄盖湖小道,漫步遥想,便是泯灭恩仇。
      小道上左右是情,深处的田畴之上常有零落的小房,墙外约摸两三米处又有小沟环绕,诺大的田地又仅此他一家,算是地的点缀,周遭是水,是田。祥和,安谧,阔远。有小路通向近旁的公路,算是与世界相连。
      晚风掠过,我抬眸。霞光万里,淡薄的云层像燃了火的大片枯木草原,也有几些还未着的枯草,于是天上一层红一层白,又一点红一点白,又红白舛错,相互衬托,太阳在云层后面,嵌在天空里,不知在做些什么。我望着一抹长向天际远方的云朵入了神,我的眼神,呼吸,思维均被它引向天上的人间。
      应该去堤上看才是,我忽这样想, 偶尔的想法常如做梦般窜上脑海。
      应该,去提上。
      上堤,展望,是惊叹。落日熔金,光景正适人心。是落日,但光有温度,在照进心底,能使心底坚冰消融。深红又偏些橙,还带金黄和杏黄,又有情人红晕的脸颊意味。艳丽得很,可不骄不躁。云层时不时便遮住太阳,强迫太阳给自己镶上一道金边——在天上,在人间,在我眼中——有了金边的加持,云便活了,更发的绚烂,鲜艳。不过太阳可不愿长久被云所遮,于是金边留存的时间也不过一刻,但云多,太阳向下跑,更有下面的云接住它,然后金光又是四射。
      仅寥寥几句闲谈时间,再望落日,它已躲在与地平线相连的浓厚的云层之后,镶得那云层一圈的金边,美不胜收,待金边消逝,远在地平线之上的残云又默淡为黄灰色,点缀空际,如漫天黄沙一般。然后暮色四合,再过些时分,远方地平线之上竟转为淡淡的紫色,暗淡朦胧,梦幻如梦,但这不是梦,这是黄盖湖镇自然且切切实实的光景。
      夕阳常常有,每日不相似。最后的暮色渗透入我的眼,倏地想到:“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。”我把所有景色尽收眼底,不有剩余,醉在其中,走不出来。
      沿堤行,忘路之远近。
      渐渐堤上人散,渐渐弯少路平,渐渐如入仙境。晚风吹走落霞,吹不走留恋的人。夜,在微微的轰鸣声之中,在四起的虫豸(zhì)的翅脉之上,在依稀能见的堤两旁的草木之间,悄然爬上眼眸。
      然后除天空还微有颜色,其余早已浸入黑夜,成了连绵的黑黢黢的一片,与天空相衬,仿似一组绝美的剪影照。树杪成的影没有规章,参差不齐,如两兽相斗,分辨不清;又如碎纸片散于桌面,凌乱交错;也像今日之所见残云,变化莫测。
      再晚些时分,又见依稀昏黄人间灯火。
      晚风抚身,草木皆摇,燥热天气,又正适好。倘使先前有不解,愁绪,呕怨也必然在此刻全然消逝。谁人走过十里长堤后不眉目清扬,心胸开阔呢?
      但万物有散,我也终要离开,于是不回头地走下去,在过某个拐角处后,一切都消失不见。
      所以所有苦痛和愁绪也都会消失,疮疤也会由时间抹平,存在时,也自有意义。
      但时间掠过指尖,不见了落日晚霞,不见了走进泥潭的人和空灵的鸟语蛙鸣。


2019.8.10
  
  

人活着就是要折腾..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移动客户端
    关注我们
  • 微信公众号:
  • 黄盖之家
  •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黄盖湖我的家乡!黄盖之家 ( 鄂ICP备15020142号

鄂公网安备 42128102000133号

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-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Copyright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黄盖湖我的家乡!黄盖之家 ( 鄂ICP备15020142号

GMT+8, 2021-4-17 15:27 , Processed in 0.109377 second(s), 27 queries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